牵你的手,陪你长大

microMsg.1459913410737_edit

孩子,你的到来很大程度地改变了我和你妈的生活和工作,你从襁褓之中到现在隐隐约约有了自己的自主意识,两年多来,都在不断的改造我们。是啊,你完全打乱了你爸的工作计划,让我的工作不得不往后延期很久,我对你是有些埋怨的,甚至看到你自己洗手弄湿衣服之后,还用大人的刻薄的语气来试图使你明白,弄湿了吧?不舒服吧?以后不要再做了吧?唉,可是现在的你又怎能知道什么叫做“刻薄”?

一个多月前,爷爷病了,奶奶不得不离开我们回老家照顾爷爷,家里只有我和你妈轮流请假照顾你,你要知道,我们是不放心其他人单独带你的,更何况现在的你见到陌生人就会害怕,甚至大声哭泣。我——你爸,需要单独的和你每周度过4天,你现在不知道,对于任何一个30多岁的大叔来说,和不到3岁的小孩子单独相处,都会是一场噩梦。 继续阅读

从“不可能”到“可能”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自互联网

我不只一次提到过自己是一个“悲观保守”、“懒惰”的人。“悲观”能够让我避免很多无关事情的折腾,让自己本不富裕的精力和金钱集中的放在一个目标上,比如学习如何写代码、做项目。这样就变成了一个无趣的人,其实是因为我的“悲观保守”的固有性格,才让自己愿意呆在某些固定的地方一直学习,云淡风轻。

如果“悲观”再加上“懒惰”,就几乎能成为一个好的程序猿了。你肯定在某些场合下看到过对程序猿的刻板影响:邋里邋遢,目光呆滞,但是写起代码来却又生龙活虎,而且做过一次的事情也不想做第二次。事实上这都是因为“懒”。邋里邋遢是因为懒得洗;目光呆滞是因为在思考的时候,避免身体肌肉运动,减少能量代谢;生龙活虎是因为如果把这个写完,就可能换来提前下班回家或提前完成任务;不想做第二次,是因为只要复制粘贴就可以了…… 继续阅读

实战 Unity3d 导出 Windows 10 UAP(WAS)

说在最前

我可是程序员,不能光写软文,不写技术相关的东西,对吧?最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将远古大陆移植到Windows 10上面,其实之前就一直想,可是没有办法,因为游戏引擎Unity有大量的底层接口不兼容,如果移植,需要改写大量的程序代码,并且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管理,我还发过相关的帖子问Unity的技术人员,得到回答是,“我们也搞不定哇 ”。

你懂得,Unity现在扛起了全民游戏引擎的大旗,怎么可能就这样罢休。就在上个星期发布的Unity 5.3.3之中,突然他们发布了一个可以使用IL2CPP的中间件的方法导出到Windows 10平台上。之前只能使用.Net 框架。关于这一点,我其实早就在那个帖子中给他们建议不要用Windows自带的.Net 环境,直接用一个中间件来做这个事情。现在他们已经做了,原因很简单,丫的微软变得太快,兼容不过来,而且维护多个平台,实在有些吃不消,为何不统一到C++的IL2CPP里面来呢?我们不是为了一点点C#的高版本的语言特性,而是为了只写一遍代码,很轻松导出并维护多个平台下面的程序,对吧?

关于IL2CPP,有Unity在他们的官方博客介绍,还有中文介绍,还有在Unity参考手册中的关于Windows10导出的介绍,毫无疑问,这个才是Unity脚本引擎发展的未来。 继续阅读

“老炮儿”程序员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自互联网

最近看了一部很火的电影,叫《老炮儿》,在没有看之前就听了《锵锵三人行》和《晓松奇谈》这两个节目说这档子事儿,大概我就知道,这是描写60-80年代,那些雄性激素过剩的古惑仔们变老了之后的故事了,电影挺好看的,很悲壮,有激情,冯小刚的演技还是那样老道。但不知怎么的,就联想到自己了。

一眨眼,我工作也有8年了,到了32岁的年龄,在程序员行业里面虽然不算太老,但是体力已经是不支了。刚工作那会儿过着996的日子,每天能够9点半才吃饭也没啥事儿。现在,只要稍微晚睡一点,第二天立刻昏昏沉沉无法自拔,至少3天才能恢复,更别说熬夜到凌晨了。虽然说在反映和记忆力上没有什么退步,可是体力却一直不行了。 继续阅读

为了集体而牺牲个体真的好么?

图片来自于互联网

图片来自于互联网

作为一只80后,回忆起自己在学校受的教育,貌似全是颂扬集体利益而压抑个体利益的,如果你在众人面前犯了错,总是会得到“给xxx班级丢脸”,“给我们xxx学校抹黑”;相反,如果你得了奖,就会得到“xxx班的光荣”,“给xxx学校争光了”的评价。即便是在青春叛逆 期,那些敢于在全班面前表达自己的观点的同学,也是会受到“特殊待遇”。同样,大伙也总想把自己埋没在集体的海洋中。虽然听说现在中小学教育有改观,但我觉得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还有就是小时候那些英雄主义的定义,基本上都是为了集体而牺牲了自己生命所获得的,估计你看到这里也能念出一大堆名字,我就不列了。等到自己走出了教育系统,来到社会的时候,在很多时候也能看到这些观念的延伸,公司领导管理层在做出某些决定,对待被管理层也经常用这一套的“变种”来避免个人承担责任。还记得我在之前的一个公司工作时,有一天偶然听到一个部门经理和一个美工聊天,大概是“劝退”,估计是想避免支付在合同期内辞退人的违约金(2个月工资),话语里面充满儿时回忆,“你要考虑到公司的困难……”,“公司曾经给你了这么多……”,“如果这样下去,公司其他的人也会……”等等,当然,两个人我都未曾共事,也不了解此次谈话的前因后果,但是无不证明了“集体利益永远大于个人利益”的基础共识在商业社会上也是根深蒂固。 继续阅读

如何建立对IT企业的信心?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自互联网

作为一个互联网时代的码农,只要一打开计算机或是手机,就要使用一大堆软件的服务,比如浏览器,邮件服务,微博服务,视频服务等等,而这些围绕着互联网基础的服务背后都是一个个的企业,这些企业或大或小,相互之间形成竞争关系。很早之前我就有这样的担心和疑问,提供相同服务两家,我如何选择其中一个,然后将我今后的生活和工作的内容都放在上面,万一有一天他出问题了怎么办?反过来,如果我在创业,需要提供怎么样的服务,才能让人们放心大胆的使用它呢?

比如,你开了一个公司,你需要选择一个企业邮箱服务,是选择谷歌呢,还是选择QQ?总不能先试用了3个月,出问题了,然后在花大量的成本,迁移到另外的服务上去吧?这里,我就从“安全性”,“持续性”两个方面谈谈自己的看法,如何建立对IT企业的信心。 继续阅读

从小到大我失去了什么?

(送给那些和我一样过年感觉到乏味、失落的人们)

chunjiefangpao

图片来自于互联网

今年又不能回老家过年了,因为父母已经过来一起住,外加孩子很小,从北方回到南方没有暖气的地方,想想都觉得冷。今天大年三十,北京空气质量非常好,天气也很配合,阳光明媚的,但是自己却和往年一样,没有感觉到什么特殊的气氛,我说的特殊的”特殊的气氛“是那些留在自己童年脑海的那些,你懂我在说什么,对吧?

在小的时候盼望春节,盼望的是假期、零花钱、好吃的、好玩的,这些都是平时享受不到的,当然,最盼望的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去电脑室,打游戏。可是现在,作为一个而立之年的中年人 ,这些要么就是平时也有,要么就是再也回不来了,总之,”特殊的气氛“是一点也没有了。这种感觉应该不是我的特例,当稀缺都已变成成平常物,还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失去了。突然间想到春晚的导演,以前,随便唱首歌,都能挑起祖国大陆的人们各种情绪,现在即便是特效、灯光、舞美再怎么出色,也很难拨动大多数人的心弦。反而是那个不经意的”猴腮雷“火遍大江南北。 继续阅读

想象中 vs 现实中的游戏制作

记得第一次跟老婆回家的时候,才上初中的小舅子问我,你是搞什么的?我说是做游戏的,他那种羡慕的眼光看的我老自豪了,然后又问了我一句,”什么游戏?能给我一个高级装备不?“,由此,拉开了一条我和他之间的认知鸿沟。我曾经看到过他玩CF,你懂的哈,那个年纪的小孩子的精神世界,或许他把我等同于在游戏中出神入化的高级玩家了吧。

同样,我确信,在玩家用户和我们业内制作开发者之间,也有同样的鸿沟,也许,在你心目中,游戏开发人员是这样的:

图片转载于互联网

图片转载于互联网

但事实上,真实的情况,确是这样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