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斗争

【转自 点点开发者日志

今天0:30分,我又发布了一个PushWeibo的版本,和以往一样,是收集了大量朋友们的反馈,然后修改的结果。我也不知道这个版本能够换来什么样的Bug,换来什么样的反馈,我只有像骡子一样的,继续努力满足着大量朋友们的需求,当然,不总是能够满足。

一个程序员,应该很少能干到我这样疯狂,所谓的“码痴”,莫过于此了。

眼前除了用户的需求,就是程序的bug,从早上忙公司的需求,公司的bug,一直到晚上回家,又去忙YB的的需求,YB的Bug,甚至常常忘记了洗衣服、洗澡。只有在眼睛干涩的时候,才会看看屏幕右下角的时钟,哦,该休息了,但是模拟器已经启动,刚才修改了一个变量,没有测试,还是先测试一下吧,如此往复,时间转眼又到了深夜12点。

其实,这不是天才,也不是什么优秀的品质,这只是一个人在梦里,出现了梦魇,快醒的时候的挣扎。

我现在白天有份工作,3年前,在自己初出茅庐的时候,我曾经怀着无比信心,在老板的无数个憧憬,无数个许诺下,拼命地做着自己擅长的和不擅长的工作,3年后,这个梦也终于快要醒来了,公司走到了绝境。就像英语老师说的一句话“Some dreams to be dreamed”,有些梦,就是用来做的。

我何尝不想组建一个团队,和一帮朋友一起做起一个产品,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对其他人说,嗯,其实事情可以这么干的。可还是那个斗争的噩梦,阻止了我这样妄想的举动……

曾经有几位素未谋面的朋友,帮助我建立了QQ群,建立了基础的论坛框架,弄了一个有模有样的网站雏形,甚至试图成立一个团队,来运作YB。当时,我沉默了很久,回复了他们一封信:

   各位:

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说,就是我一直不想把YuchBerry走向商业化,现在YuchBerrySign 可以付费,但也都全是交给服务器租用商了,至于为什么这样,我在FAQ里面写的非常详细。

YB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个人项目,根据个人的爱好来的,如果我不干了,也就消失不见了。你们为YB做出了很多事情,虽然是你们很喜欢这个软件,同时利用的业余时间,但是我一直感觉欠了你们很多,无法偿还。

我现在正在找工作,如果将来的工作落实,我很有可能就甩手这个项目了,(原因也很简单,我正常工资每月能上10K,但是YB给我带不来这么多)代码、文档自然没有人来维护,这个项目可能就会挂掉,我负不了这个责任。如果说现在成立的这个YB团队,我是老大的话,那么我无法对这个团队交代,之所以我有这么大心理负担,原因很简单,我在一个创业型公司呆了3年,知道如何做好一个领导者,而我,现在还不具备。

我现在的期望就是,大家有功夫搭理YB,帮助一下使用YB的朋友,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想一个公司产品那样维护起来,因为最后的结果——我可以预见,并不会很好。如果我将来那一天突发奇想,自己成立一个公司来运作YB的话,我会告知大家的。

 

到现在,我一直在一个人斗争,因为我知道:

当梦醒来的时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有可能你会为之哭上很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