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盒新版发布想到的

这次伴随着语盒的1.15版本的更新,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了。离上个版本的发布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大概有半年多了,这半年多里面,我自己因为上班路程太过长的原因更换了东家,搬到了更近的地方,但是发现写语盒程序的时间竟然变少了……

工作还是要做的,你需要得到新的公司的信任,需要不断的适应新的环境,博得他人的信赖,自然少不了加班加点,点头哈腰,最要命的是我还需要重新学习新的引擎的使用……虽然离家近了,可是省下来的时间也都贡献给了新公司。

又是半年过去了,关于黑莓,那个力挽狂澜的BB10就会在这几天发布,到现在,我一直无法相信,通过一款手机,或者一款操作系统,就能妙手回春。我不想唱衰黑莓,我非常喜欢他的全键盘设计和他的系统的单纯和用户们的可爱,我只是希望不要把单次的发布看得如此之重要,毕竟一套解决方案是需要长时间才能给用户带来真正的实惠的,如果这次的发布能够给那些黑莓投资者以信息,能够维持现在黑莓的发展和业务,就非常不错了。

继续阅读

语盒项目的开源模式

好久没有更新微博,实在没有精力写了,自从换了工作,时间就不够用了。这个主题我很早就想写,不过写了点草稿,丢弃了……

约莫在6、7月的时候,一位《程序员》杂志的编辑线上找到我,说我是否能够写一篇关于语盒相关的技术文章,我当时很”受宠若惊“——你知道吧?就像一个人整天骂美帝,说TA如何霸道,如何嚣张,这也不好,那也不行,然而突然有一天,你收到一封邮件,说”Can You Work for USA?“——就这个心情。当然,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语盒从技术水平上来说,就是将如何”将大象装入冰箱“的高度,于是我很小心的说了这个高度,需要”很小心“,你想啊,自己不是曾经说过很多山姆大叔的坏话么?

于是我就先起了一个草稿,答应他两天之内写一个提纲,给他看看,然后由他斟酌,毕竟那是人家的地盘,又不是我这里的一亩三分地,想种啥种啥。结果大家也预感到了,以我的风格,如果《程序员》收了我的文章,我如果不把那期买它两三个报刊亭断货,然后送给亲朋好友,再到语盒主页、语盒微博啥的疯狂宣传,还有天理么?那篇”残破“的文章在这里,我还没有删除,有猎奇心理的朋友也可以雅俗共赏一下。

继续阅读

增加支付方法和网站提速

之前一直在忙于工作上面的事情,没有时间空出来写语盒相关的东西,前几天正好有两天空,准备加一下语盒的功能。

增加支付方法:

有位国外的朋友不知道从何处听说了语盒,给我发了一邮件,问我是不是有英文版的网页,我心里窃喜——就是那种很坏的笑,心想,小样儿,中文的验证码通不过了吧?正准备帮他手动激活一下,谁知道这哥哥用Google Translate 捣鼓了半个多小时搞定了验证码,这着实让我汗颜了一把,后来他也一直询问我如何付费的的问题。

说到“国外”,非洲也算国外吧?埃及属于非洲的吧?这哥哥就是来自埃及的非洲朋友,不过好像不是黑哥们儿,GMail 的头像上面看到,小伙儿还挺帅。

我说,你赞助我吧,我帮你加时间就行了。问题就出来了,传说中的支付宝国际版貌似个人无法注册,是B2B的;另外,竟然在 Paypal 长长的下拉列表的支持名单中找不到Egypt——还真不支持,于是我只能用我ugly的英文+Google Translate 回复说,先给你免费加些时间,能告诉我你们常用的支付方法有什么,我回头开发加入一下。他回复说,是否能支持Google Checkout——他这个可能对我方便一些,毕竟Google 在世界范围都是巨头,后来他还说,在他们那里(新闻传说中最乱的地区Middle East)最常用的是一个CashU

继续阅读

我与黑莓的那些开发的事儿

看到ifanr上面有关于黑莓的聚会,看到RIM官方人员的参与,看到了传说中黑莓移动定制机,也想写些什么——关于我和黑莓机器的故事。这里没有任何其他目的,只是想说说黑莓开发的故事。

我在无数个场合下讲过,我的黑莓机器——8310,开始于一台安卓机器(G1)的刷机覆灭;开发黑莓软件开始于黑莓上面没有我想要的软件。从某些角度看,这些都不是我首选黑莓的理由,更甚的是,有一个很潜在的原因——便宜,几百块就能买一个智能机,能够看上去还挺有面子的机器,虽然是N手的。

然而,再接触黑莓2年之后,我觉得,如果以后选择机器仅做为使用,我只会选择黑莓了,原因各种各样,很多莓友也都提起过,我也不多说了,这也是我坚信RIM不会被收购和倒闭的原因之一。我只想谈谈我作为一个开发者想说的那些事情。 继续阅读

爱范儿(ifanr)的爱创会

之前就听说过爱范儿,第一映像,就觉得这个网站的肯定是一帮北京人弄的,”范儿”麻,应该就是北京的方言吧。

在一个微博好友的私信的介绍下,我来到了他们组织的一次线下聚会。我想,之前通过北京小C的博客,仅仅发了一篇介绍性文字,就能带来好几百的注册量,这个博客如果出现介绍性文字,我不是赚大发了,我就秉着介绍+宣传的目的去了(相当邪恶吧)。当然,之前准备过10分钟的PPT,以防我讲得跑题,被扔鸡蛋了。

到了之后,才发现,完了,规模太大了点吧,有点颤抖了。其实我的目的相当邪恶,就是想去宣传宣传,顺道学学别的人有些什么点子,能否借鉴一下,看看是否能够加入到自己现在、将来的产品当中去。之前也去过类似的聚会,也就那么回事儿,大家喝喝茶,扯扯淡不就就完事了么?

继续阅读

开源的苦恼 –记2月3日-6日新浪微博语盒应用被挪用发广告事件

语盒开发运维一年不到,2月3日的上午,收到一个微博用户的反馈说语盒盗用他的账号发了一条微博广告,作为清高的开发者、技术人员,傲慢的客服人员,我挖了挖鼻屎,回复说,你看错了吧?语盒是一个很好的blabla……然后这朋友连续 @ 了好几个微博给我。我顿时意识到,终于来……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来比喻一下吧:

在A城市里面,有一家新浪微博银行,大家每天都会拿着银行卡、存折去取钱,然后去各个地方消费。

银行为了扩展业务,于是授权很多家消费应用商场,比如语盒应用商场,XXX应用商场,让大家可以从这些地方使用它们各自生产的POST机器直接消费。

继续阅读

别让技术蒙蔽了双眼——语盒广告的手起刀落

很长一段时期,我都收着语盒用户的钱,用来支付所有的语盒服务器租用开销,但是在2011年8月才平衡。我在构建整个同步+支付系统的时候,第一驱动还是技术,虽然当时公司经济危机,没有发出来工资,导致心里压力有些大,但毕竟不是驱动我制作所谓的 yuchsign机制——也就是现在的官网的同步+支付模式。

技术未知,对于我来说跟前途未知一样恐怖,只有不断的工作,不断的提高自身的技术修养,才能面对时刻变换的市场环境和人才需求。很久以前……我在学校的时候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 C/C++ 开发游戏——游戏对于我来说,就像航塔灯一样,从 printf(“Hello world!”); 开始,一直到3D渲染技术,最后到游戏引擎,我都是使用 C/C++ 进行开发,自然就会对这个开发环境相当有依赖感,同时生活于老板画饼的氛围中,日子过的比较平静、简单,却不乏激情。直到开始找工作,突然发现,自己学的windows的C/C++开发没有用了,到处都是Java,JavaScript,Android,iOS,PHP的招聘,走出来,才发现自己的视野很小。

穷则思变,便开始了疯狂的学习,语盒项目就是我的探索。前前后后有一年了,不断的新技术的学习,让我找到了些许自信,那句话没错——任何一个C/C++ 高手能在2周内学习完Java,然后接着是GAE+GWT的网页构架系统的学习(官网就是这个构架),然后是HTML+CSS的学习,突然间的信息爆炸使得我开始一段时间十分痛苦,还好之前有学习MFC的经历,就像一个人如果是走缓坡,就是循序渐进的学习;如果是陡坡,就是突击式学习。MFC是攀岩。

这种状态下,又过了大半年,我变得比较敏感了,敏感于新技术的发布,新技术的学习,如何自动发邮件?如何添加广告?从技术驱动的方式考虑开发了——这点对于大公司来说完全没有可能,甚至中小非技术公司也没有可能,而我,只是一个技术工作者,面对用户的时候,也许我考虑的是这个技术很酷,或者这个方法我之前不会,现在我就得试试。

嗯,移动广告我还没有接触过。 继续阅读

关于语盒的收费方式

语盒的收费方式其实很简单,按推送账户的数量时间收费,多一个推送用户,使用时间多一点,就要多交一份钱,如果你中途觉得不好,行,自主降级,然后把升级的费用转化成时间,加到账户上面去。

用户等级 一个星期(168小时) 一个月(30天) 一个季度(90天)
VIP0 ¥2 ¥8 ¥20
VIP1 ¥2 ¥8 ¥20
VIP2 ¥3 ¥12 ¥30
VIP3 ¥3 ¥12 ¥30
用户等级 推送账户数量 升级费用(一次性)
VIP0 1个有效账户 (默认)
VIP1 2个有效账户 ¥3
VIP2 3个有效账户 ¥4
VIP3 4个有效账户 ¥5

当然,如果你选择一次性支付一个月,要比每个星期便宜2天的费用;如果一次性支付一个季度,会比支付一个月便宜14天的费用,这个策略也是跟市场上学的:比如我去联通办宽带,如果年付,则比月付少两个月的钱,还不要初装费;买2L的可乐,总比600ml的可乐要的单位毫升的价格便宜,这个也是一样的道理,问我为什么?经济学俺不懂,但是知道通货膨胀,贬值……

之所以我还保留了星期支付的方式,不是因为代码不好改,或者说懒,或者说给用户一种某种意义上的“比较”(老罗在他的2010演讲中也说过这种“价格比较”),而是留给用户一种选择,而不是绑架用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