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求职记(上篇)

这段故事已经过了一年多——发生在2017年10月,这些故事沉淀许久,终于找到一段集中的时间,把它记录下来,大多数的文字都是当时记录在笔记里面的,现在仅仅做整理,其中顺序可能有些颠倒,但是不影响阅读。本篇文章大约2万字,请酌情控制阅读时间。

三岁多的孩子已经第三次咳嗽得支气管炎了,打着吊瓶的样子甚是可怜,即便是家里两个净化器开到最大档,也抵挡不住北京连续一周的PM2.5爆表。那个时候,我的自己的公司也刚刚解散,待业在家,正在集中精力考虑未来事业的问题,铁定是要找工作的——已经没有金钱和精力创业了。

是找北京的工作,还是为了孩子搬家?是首当其冲要考虑的问题。孩子户口、房子都是北京的,是我和老婆奋斗了十几年攒下的老血本儿,如果仅为了雾霾搬家,不说基业全无,到了新的地方,又要重头开始适应,何其不舍,过程又是何其煎熬。在本子上列举出留在北京和南下的优缺点——这是我从高中以来养成的习惯——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留在北京”,但只有一个缺点:“我们没法改变雾霾的天气”。

一拍桌子,艹……

继续阅读

你的魂(下)

说了那么多游戏设计,回过头来说说关于生活吧。

作为玩游戏的人和做游戏的人,这让我想起来了我的父亲母亲,母亲总能事先满足我的一些需要:如果天冷了,她会给我买件毛衣;如果放学了,她会做好饭;现在我每次过年过节回家,她都准备好被褥和棉鞋。我玩过的很多游戏都是这样,她总会顺着你来,顺着你的脾气,知道你需要奖励了,就给你一些,知道你累了,就提示你一下。这让我自我感觉良好,很舒服。

可是,魂系列,却像极了我的父亲。

继续阅读

你的魂(上)

最近迷上了一款游戏,作为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大叔,迷上一款游戏,并且一周目一半的时间就花掉70个小时,实在让我自己都有些意外,不是我不想打通关,而是游戏太难,没猜错,就是所谓难死人不偿命的魂系列游戏,《黑暗之魂3》。

我当初玩上这个游戏的时候,本来只想研究一下,同时我还在3ds上玩《马里奥3d大陆》,Wii上玩《塞尔达天空之剑》,准备迅速通关之后,作为基础看完一本游戏设计书。

没想到就陷进去了。

继续阅读

回忆气胸的那些日子

得了肺炎,打了6天的吊瓶之后,半夜醒来,睡在床上感觉胸闷气短,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我艹,不会是气胸犯了吧?

整夜未睡,第二天,6点,急忙敢去医院,挂号给钱,在候诊区等待的时候,看到了这个问题,思绪一下子飞到15年前,那是非典爆发的2003年…… 继续阅读

程序员配镜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是因为工作、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暂时放下不表,说一个关于“配镜”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去年,前后半年时间,心有不甘,我不断使用自己理工科的思维进行分析,最后事情得以解决,记录于自己的私人笔记本中(2017年9月18日),下面整理出来,希望对其他的人有些帮助。

这是一次长达多个月的配镜折腾。说说本人眼镜参数,左眼625,右眼650,瞳距65.5mm,无散光。

899团购配了一副和旧李维斯镜架一样参数的镜架,虽然参数一致,但是这个镜架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形状在我的头上,会导致镜框中心(垂直方向)偏下,这样会导致视觉中心点偏下,因为配镜师一般都会把镜片的视觉中心点配置在镜框中心点,这样如果眼镜再自己脸上就会产生较严重的“棱镜效应”,有时候会以为眼镜度数低了,看不清远处。最后我会画图解释。 继续阅读

给游戏开发萌新的一些建议

班科出身的大学生请先看这里:大二数媒专业,想做游戏,比较迷茫,接下来的三年需要怎么办?

作为一个在网上闲逛7、8年,还是不是发点牢骚的游戏开发者,时不时收到一些想进入游戏开发行业的萌新,有大学生,有临时起意的在职者,甚至还有路人,我看过信之后,除了感觉游戏开发行业的确在外人看来是香得不行的饽饽,有点虚荣之外,还有就是——怎么说呢?话糙理不糙吧:你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

昨晚,我又收到一封:

大神您好
感谢您能看我的邮件,在游资网看到您的帖子感觉您很了不起!我是一个毕业多年的专科生,在家里附近工厂工作了好几年了,工资很低,不想一辈子干工厂,生活所迫想找个别的工作。从网上看到游戏开发挺火,还能挣钱,所以现在想学习游戏开发 没有基础,我想找个培训机构学游戏开发或者游戏设计。
专科生能学会吧?培训机构能学到真技术吗?哪个培训学校游戏开发教的好?我该怎样去学习?
经历了社会繁重的工作,我会加倍努力学习的。大约学习多久可以入门呀?很迷茫,希望你能指点我一个方向。
看到您的游戏我才知道努力肯定能成功!
谢谢大神!!

作为一个老司机,也是从萌新过来的,那个时候我也苦于找不到老师,只知道死命的看书,走了不少弯路,所以,我决定把我的经验分享一下,也许会有些作用。但是我事先申明,作为一个科学方法成长下的少年,只能说这是我个人经验、观点,它可能对你并不适用,所以你需要辩证的看待。先回答一些问的多的问题。

继续阅读

记一位旧时代工匠的离去——悼念我的外公

本文写于2015年11月,我的日记里……

引子

那天早上母亲还没起床,刚天亮的时候,就接到家里亲戚的电话,说我外公早上出门被车撞了,死了。我在洗脸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到了这个消息,没多久就向母亲确认了一下,是的,我外公八十八岁死于车祸。

我迅速在网上订了当天的火车票,和媳妇交代好,让她请假两天在家带孩子,我和父母回家。当天下午的火车,从北京到张家界,我相信,远在南边的小姨肯定也是立刻订的火车票,我外公的儿女恐怕只有一个目的,回家看看父亲并安慰一下母亲。 继续阅读

每一个独立游戏开发团队都有一个故事

本开发日志都基本上摘自自己的私人日记,按时间顺序呈现,关于团队建设,关于项目立项、开发,关于自己迷茫的一段两年多的时光。行文可能有些混乱,毕竟是摘抄,我尽量将文字的结构整理的方便阅读,请大家多多包涵。

2014年12月
老游戏(《远古大陆》)在国外运营状况开始下降,开始立新游戏的项目。摘自自己的日记,隐去名字。虽然老游戏赚到了一些生活费,但还想拉紧裤腰带,攒攒钱做下一款游戏。

……
我有个观点,不能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不能做资源不足没法完成的游戏,因为我们是要靠游戏赚钱的,而且不能做太长时间,而且,必须以最少的人做最多盈利的。
……
快速,依靠现有资源,快速开发。
赚钱,游戏题材留存高,付费高。
精通,做自己擅长的部分,先把游戏做出来。
……
现在的问题,其实就是决定一个核心玩法是如何的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