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公司下班的时候要求我们留下来,说要传递一下公司人力资源的绩效管理的精神,虽然事情没什么,无非就是一个人坐在上面念PPT而已,但是我身心感到了疲惫。

期间想到了,我留在这里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能够吧之前3年写的代码能够最终亲手扶起,或者送向坟墓,能够真正的在团队的最后时光里面看到他的解散。我们的团队主体还没有散去,仍然在一起,即便法人不再是以前团队的领导者,我感到还是有想把这个产品最终做起来,或者散去,谁也不想先散去。

另外一个是,我无法屏蔽另外一个想法——我也在消耗自己的生命,今天的[身心疲惫]尤为让我感觉到这事情的存在,如果因为我呆在这里,呆在这个每天耗尽4个小时上下班时间的地方,是我无法再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无法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创造出更多的价值,那么又是另一种慢性自杀。

在这个时候,我的确是没有了思想,陷入了纠结之中。之前我看到稻盛和夫的<活法>,其中说道这种左右为难的事情,他所用的办法就是看那种行为决定能够给他人,公众带来更大的利益,而不是自身的利益。我觉得现在也可以这么判断,我留在这里是否能够给公司带来更大的利益。

公司的决策不是十分明确,但是有一点很明显,就是想留住我们部门的员工,尽管有时候可能出现一些矛盾,出现一些误解,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他们这种愿望。那留住我们做些什么呢?由于我现在已经无法和决策层直接沟通了,只能通过直接上司——之前团队的领导获知,貌似他们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但有一点,还是我们团队之前的那个产品,只有这个才能产生最快的价值。

虽然又绕了回来,但是貌似结果很明显了,我还不能离开。我正在经历人生有一个痛苦,困难的时期,但愿我能够挺过来…

》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