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恐惧

IMG-20130823-00044_看图王

离职了。

这次离职和上次那次并不一样,上次是跟着老板一起创业失败被收购之后,遇到了一个霸气的公司,加上超长上班旅途距离,实在受不了了。这次离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或许是中国市场经济过渡活跃导致的某种后果。不得不提一下,G公司HR给予的理解和支持,我相信是中国很多其他公司做不到的。

这次离职我个人原因可能有一部分吧,其他的一些环境因素,我在这里诉说诉说,以便日后查阅,积累经验。

G公司高层在去年初的时候,已经开始看到了手机游戏的前途,逐步组建游戏研发部,在我到G公司的时候,已经有3个研发游戏项目,一大波人在负责我进入的这个项目组,规模可以称之豪华。我到公司半年多,总共2个游戏上线,一个挣了很多钱,一个刚好养活团队,还能再赚一点。我在后者,按道理可以拿着分成+工作,可以继续开干下一款项目了,这个时候,好戏上演了。

领导拿着项目代码,拉着项目组成员,用自己的项目源代码在外面开小灶;领导的领导拉着领导和一批人,拿着很挣钱的那个项目源代码在外面开小灶。顺便说一句,我的领导此时扮演者3重身份,我不得不佩服一下。这个时候公司内部几乎所有人都在怠公司的工,忙自己的活,先后有两个程序员被逼走了,其中有一个是我的好朋友,他做的另外一个项目成了“见光死”的产品,他是做技术的,对于这个结果也很无奈,这货临走时跟我说,“之前创业很凄惨,又遇到K集团这么霸气的公司,现在这个G公司有这么折腾,能不能遇到一个正常点公司?”,我知道,很快他们就会找我了。

几乎是在同时找的我,什么分成,什么股份,什么未来,基本上都是胡扯,就在他们叫我的时候,我就已经铁了心不愿意了,哪有这么整得?!拿着公司的钱和项目自己去出去整,这个起码我自己良心上就过不去。

但,领导就是领导,下属就是下属,从面子上我没法直接拒绝,但是我可以选择退出,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在公司的路已经不长久了,一边是招我进来的领导们,一边是给我发饷的公司,我谁也惹不起,于是就只能说我可能去创业,所以很有可能帮忙帮不长久——你要是说要找工作,你就基本上走不了了,天知道他们会说出什么条件让你加入,然后再说公司困难,无法兑现之类的话。

后来我仔细分析了一下,这种事情可能在目前形势下,基本上天天都在发生,因为这个行业太能挣钱了,我并没有从某些角度批判什么,只是说我自己良心上过不去而已,但是问题是领导们良心过得去,因为很多人都在做,而且这种方式和偷有本质区别——因为源代码不能算作固定资产,不能算作专利,顶多算成知识产权,但是侵权又很难在法律上判定。要是溯源的话,可能都会找到四个字——市场经济,在市场经济下面,任何人都是freeman,没有任何枷锁可以控制,如果市场经济非常活跃,或者说这个行业非常活跃,那么跳槽、团队出走、成立公司、资本运作等等就会越发频繁。

但是苦了我们这些想稳定做技术的猿类。

任何人都有软弱妥协的一面,也都有暴力强大的一面,在试图稳定工作的同时,又试图寻找职业规划的某个转折点——要是那天我无法写程序了,怎么办?要是哪天我没法写得比那些年轻人更好,怎么办?在巨大的市场经济车轮碾压过后的车辙里面,绝对有无数个在职业规划寻找转折的程序员的尸体。就像我一样,在技术积累到一定阶段的时候,总会有创业的冲动,但是在创业的过程中一定会遇到很多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毕竟能够成为优秀程序员的,肯定有很强的控制欲,不断努力地试图将浩瀚无边、bug丛生的项目代码控制起来。但是市场并不是01组成,根本不会随着哪一些人的意志为转移。遇到那些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的时候,哪怕一次,可能,就被碾死了。

我心中的恐惧,就是来源于此。在欺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说要找职业规划中的转折点——创业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无形车轮可能会碾压过的路上。

qrcode_for_gh_3503891d10d4_258

心中的恐惧》上有3条评论

  1. 程序猿不是都读过降级论吗?即便我不是程序猿,看过降级论也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有了新的认识,真正该犯愁的是那些脑子里没东西只能随波逐流的人们。http://meditic.com/degrading-for-succes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