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团队会议

【转自 点点开发者日志

前天晚上,也就是2011年的8月19日的晚上,我和团队一起通过YY畅想了一下未来。

没错,我在画饼,因为自从语盒研发加入两位团队成员以后,就不是在为自己一个人负责了,而是为了了整个团队。之前我一个人,很自由,因为我喜欢编程,也喜欢写完程序后,很对人因为这个产品而感激我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哪怕我不要钱也会干,也的确到目前为止,赚取的费用完全交给了主机出租商,或者买了开发机,所剩不多,我等于没有拿到一分劳务费,就仅仅自己爽了一把。

可是现在不同了,因为我一个人无法画出很好的UI,必须请人帮忙,这个时候我又没有多少钱可以支付,只能给他画饼;我一个人也做不了论坛,网站,多平台等等,都需要人来帮我,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画饼。

画饼的过程是相当刺激的,相当有迷惑人的,就像吸鸦片,可是带来的后果,如果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可以想象,是更加的失望,更加让人觉得我这个人信誉全无。

也就在同一天的上午,刚刚经历过自己的第一个团队(公司)被全权收购,老板兼创始人成为了同事,一起划到新公司的名下,还好,名字没了,团队还在。我本来很想写一下自己从一开始进入公司当萝卜,再经历过一次性涨一倍的工资的辉煌,再到最后被收购的全部过程,可是,提起十指,却不知如何说起。

正所谓成功的经验都不同,失败却都差不离,但此时一时很难想起,到底有哪些问题的存在,哪些根本性的问题导致公司最后的散去,市场变化?产品无创新?这些都无法一一列举,但有一个原因却一直提醒着我,创世人自身的屡次判断失误和不作为,是导致最后崩溃的最最重要的原因。

我并不是之前团队的创始人——连之一也不是,所以我可能无法了解到,这些判断的失误,是什么最终导致的,可是他的不作为,我是看在眼里,力荐过几次,都没有凑效。正所谓:

创业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时刻地提醒自己,如果你不想踢他个10比0,那么你连赢这场球的机会都没有——也许就是那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悲凉之苦吧。

语盒团队阐述了每个人的创业原因,阐述了对于未来3个月的期望,同时小小的争论了一下关于盈利模式,或者说商业模式的制定,有些所谓的创业经教导我们说,在创业之初,就应该把商业模式想好——不是找VC都需要一个神马《商业计划书》么?但是我现在还真的找不到一个固定商业模式,能够从头到尾的指导一个团队从小到大。但团队成员或许更加看好这个东西。

是找VC,还是做产品研发?是拿个小的基本收入,还是饥饿的度过艰苦的研发初期?

很难否定,这次创业,不会是从上一个失败走到另一个火坑。也就不乏新团队的第一次谈话从最初的商业模式,找到一个靠山VC之类的话题说起——拿着商业模式+产品,去找一个VC,然后把钱忽悠到手,拿着牛逼的工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现在行不通,不用别的什么理由。

那种“悲凉”的感觉又从心中泛起。自从看过《亮剑》(小说版),《狼图腾》,《乔家大院》,《我的团长我的团》,《再见萤火虫》等等一些列能够人无法回首的小说电影之后,一颗孤独、悲凉、壮烈的精神种子就在心中种下了,我自己的心提供了土壤,它在茁壮成长。

总会想到失败,总会想到一个人在很小的房间里面蓬头垢面的开发,总会想到吃着馒头喝着粥,总会想到老婆离我而去,总会想到自己生病之后拼命的争扎……没有万人空巷,没有欢呼一片,更没有奔驰宝马惊涛骇浪。

哪怕让父母真心的开心一次都可能成为奢侈的愿望。那个在《狼图腾》中出现的断臂滴血怒视猎人的狼,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那个真的是我自己的命运?

天道酬勤,别无他法

第一次团队会议》上有1条评论

  1. 加油!!!!!一直怀揣梦想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你在我们每个语盒用户的心中,是一个大写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