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美术小伙伴(中)

美术人员比程序员更加抱团,经常能够以自己所在的公司或者城市抱成一个大的团体。大火的名字中并不含火字,他在的他自己的美术圈子里面很是出名的,他是一个平面美术,能够画一些精美的有创意的图。他是“广东仔”,客家人,能够说一口很流利的粤语,从深圳工作到北京,经历过好几个公司,所以qq群有许多许多个,他是我第一个看到随身拿的有写生本子的美术,通勤路桑、闲暇日子、工作间隙用铅笔在本子上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怪物啊,野兽啊,美女啊等等,如果有时候自己觉得画得很好很满意,就会晒到qq群里去,然后赢来无数个赞,于是名声一直在外。

我和大火认识就是在之前的那家公司,我们同在一个部门工作,我每次去看他,他都是在画画,不像其他美术一样有时候上网聊天什么的,以前我遇到的那些个美术,在画画或者建立3D模型的时候,面部总会表现出很麻木的神情,美术工作因为太过繁琐,早已激情四散。而大火,我偷偷观察过,一副正在思考并且让你觉得他在写文档或者在写程序之类的。那个时候我们经常交流,他对我的工作态度和工作能力也比较喜欢,虽然我们俩都是已婚男人,但是别的同事都说我们能够擦出激情的火花。

恰巧公司的游戏部门“内乱”,至于怎么内乱,太复杂,简单说,就是游戏部门的几个老大各自筹划着“内部创业”,我们当小弟的一时间无事可干,美术人员也到处自己接点捞钱的私活在公司做(这就是现实),这个时候大火被拉去和其他几个同事为其中一个老大出力。

我当时还是一本正经跟着一个新来的项目老大做一个很简单的演示项目,虽然我也觉得这样下去很不靠谱,心中也萌动着出去自己干的冲动。我很自然就想到了大火,我一个战士(程序员),他一个法师(美术),天作之合嘛。

……

2013年12月份的时候,北京雾霾没有现在那么重,不过天还是着么冷,我和大火两个人在我另外的一个好朋友(借来的)办公室里面一起办公,一个电话响起……

之前,我们在数次午后休息的时间里,达成了简单的共识:我先跟着他的那个老大帮忙一段时间。如果那里没有下文,我们就自己出来再一起干。那个老大那边,几个月来一直没有找到投资,感觉就要歇菜(已经准备注销了),不过最后却抓住一个稻草,用49%的股份拉了几百万,这个电话就是打给大火想他再回去的。

大火或许是感觉我这边做项目的速度更加快,或许是觉得再过去的话我这边要完蛋,不忍心吧。于是在电话这头,当着我的面回绝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非常感谢大火的理解,不然我的项目绝对胎死腹中。我们中间还有很多很多事情,和大火在一起的时光基本上就是我创业到现在最苦的那段时光,我估计,对于大火而言,也是职业身涯中非常苦的日子,没有收入,几次测试数据都不是很理想,找不到方向,详细的细节还是等我另辟一片文章详细说说吧。

当然,最后自然是分别,大火提供了远古大陆绝大多数美术资源,我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完成的一个个物品图标,过场插画,却最后分道扬镳。我也不知道分开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当时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都有,我们的游戏在他要走之前没有盈利,甚至连整个卖都无人问津,甚至最后还被人骗了一把,搞得大家都是非常沮丧,而大火在跟着我一起8个月之后,2014年5月也最终决定回南方老家,除了我这边没有任何起色,一方面也因为他始终不习惯北京,总是吐槽北京的环境,另一方面是因为他老婆小产,自己心情非常糟糕。

他走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团队的策划小伙伴去送他,仍然是他那个不足20平的小开间,不过已经因为要回家,收拾得非常的乱,各种打包用的箱子堆了一地。我把他之前借给我的PS2拿给他,他笑呵呵的拒绝了,说还是我留着吧。我们有好几个星期没有见面了,他依然是乐呵呵的,没有在我面前显出有任何异样,我们聊了聊家常,没多久,一时语塞……最后握手离别的时候,我竟然有些酸鼻子。我们之前一起干项目,各种原因相互有些隔阂,可是分别的时候,也是各自不舍,只叹世事弄人。

大火最终在广州找到一份美术工作,凭着他的本事,还有那神通的关系,条件自然很好,在看到他的微信朋友圈中的信息,他一直过得还不错,不过我们很久都没有联系,一方面本来我就不太喜欢使用聊天的方式维护人际关系,另一方面我也很忙。不过就几个月前,大火突然在QQ跟我说,他老婆怀上了,3个月了 ,自己哈皮得不行,广而告之。我算了算,大概明年(2016年)3、4月份的时候小火就应该降生了,大火非常非常喜欢小孩子,我想多了小火之后,他的事业激情估计会降低不少,应该会变成一个顾家的好男人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