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yuchting

博主是也

如何创新制作出一个好游戏

日志

这个文字写出来之后自己又觉得有些扯淡,多少有些自相矛盾,比如我说一定要在一开始的时候把游戏的核心玩法确定下来,不能乱变,但是你总能在市场上找到一些赚钱的游戏并不是这样的,他们在核心玩法上改过很多次,但依然成功了……我只能说,以我这些年来的经验,只能总结如下的一些结论,至少可以这自己提个醒,下次再想做些什么事情的时候,先看看。

立项阶段

一、市场分析
1、目标用户确定,(用户画像)
2、竞品分析

二、核心玩法确定
1、游戏脊椎(Pilar、游戏关键词)
2、游玩场景、游玩时长
3、游戏核心玩法(FPS?TPS?RTS?集换卡牌?还是三消?)

三、推广模式、盈利模式
1、游戏如何进行发行、推广?
2、游戏如何回收成本并且盈利?

上面是确定下来之后就需要不变的!而且顺序也是不变的!另外,这个确定下来的结果需要有前瞻性,因为你生产游戏需要时间的,所以你必须要预见到未来两到三年内的“市场分析”、“核心玩法”,那个时候也不能不过时。

为什么确定下来之后不能变 继续阅读

南下求职记(下篇)

写这个下篇的时候,时间在写上篇的基础上又过了将近一年,距离发生的时间过去了近两年,时间剃刀又剔除了很多回忆,所幸的是,我有记录日记的习惯,每次遇到了什么我觉得有价值的事情我总能在我的evernote里面记录下什么。看了看上篇的内容,翻了翻笔记,思绪会多了一年多前。

心动一日游

唉,我在心动公司只工作了一天,吃了心动食堂里的两顿饭,就辞职了。前后听我细细道来。

我的通勤路程基本上贯穿上海一号线,从最南边的“外环路”一直到北边的“上海马戏城”,早上8、9点钟的一号线人是很挤的,他并不像北京的5号线,一直挤到CBD,而是像揉面似的,在一些站松一些,又在另一些站紧一些,连续好几次,我就到站了,因为是第一次坐,所以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

下了地铁,“旅程”还没有结束,心动公司并没有挨着地铁,我还需要找共享单车,那个时候,共享单车还有好几家,我的手机里面,这几家的押金都交过,但是地铁站外面几乎找不到任何一辆可以开启或者骑行的,我只好边走边找,直到路程的一半,才找到一辆可以骑行的小众单车(这个共享单车已经倒闭了),因为是小众,所以起来特别费劲,没错,我上班的第一天就迟到了。 继续阅读

如何引导孩子进入游戏世界(知乎回答)

知乎回答在这里

不请自来。

看到这个问题,我就知道会有几拨人在为一个不同的概念进行撕逼,都在说游戏,但是却不是一个“游戏”。而且,还会对一个所谓的“沉迷”进行不同方面的较量,一方面认为“专心”学习是正确的,另一方面又认为“沉迷”游戏、小说之类的东西是不正确的事情。还有很多人拿着各种专业机构的研究,大肆证明游戏好,来试图缓解中国家长的阻止孩子玩游戏的证据。

我看的真是捉急。因为讨论的方向错了一点,就像现在的家长看几十年前中国讨论中学生是不是要学习英文一样,很多地方没有到点子上。

遇到这种情况,我一般来说有时间就会抖机灵地答一答,没时间就笑一笑,不过这次我准备仔细回答一下个问题,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背景介绍:我是一个在游戏开发行业从业十几年的老油条,做过各种类型的游戏,目前以民科自居。自己从小的时候,大概7、8岁,就开始接触红白机、早期PC游戏,都是自己的老爹带入的坑(囧)。我还是两个孩子的爹。

我仅仅从2个方面来谈这个问题:

  1. 游戏1和游戏2
  2. 沉迷学习和沉迷游戏

继续阅读

南下求职记(上篇)

这段故事已经过了一年多——发生在2017年10月,这些故事沉淀许久,终于找到一段集中的时间,把它记录下来,大多数的文字都是当时记录在笔记里面的,现在仅仅做整理,其中顺序可能有些颠倒,但是不影响阅读。本篇文章大约2万字,请酌情控制阅读时间。

三岁多的孩子已经第三次咳嗽得支气管炎了,打着吊瓶的样子甚是可怜,即便是家里两个净化器开到最大档,也抵挡不住北京连续一周的PM2.5爆表。那个时候,我的自己的公司也刚刚解散,待业在家,正在集中精力考虑未来事业的问题,铁定是要找工作的——已经没有金钱和精力创业了。

是找北京的工作,还是为了孩子搬家?是首当其冲要考虑的问题。孩子户口、房子都是北京的,是我和老婆奋斗了十几年攒下的老血本儿,如果仅为了雾霾搬家,不说基业全无,到了新的地方,又要重头开始适应,何其不舍,过程又是何其煎熬。在本子上列举出留在北京和南下的优缺点——这是我从高中以来养成的习惯——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留在北京”,但只有一个缺点:“我们没法改变雾霾的天气”。

一拍桌子,艹……

继续阅读

你的魂(下)

说了那么多游戏设计,回过头来说说关于生活吧。

作为玩游戏的人和做游戏的人,这让我想起来了我的父亲母亲,母亲总能事先满足我的一些需要:如果天冷了,她会给我买件毛衣;如果放学了,她会做好饭;现在我每次过年过节回家,她都准备好被褥和棉鞋。我玩过的很多游戏都是这样,她总会顺着你来,顺着你的脾气,知道你需要奖励了,就给你一些,知道你累了,就提示你一下。这让我自我感觉良好,很舒服。

可是,魂系列,却像极了我的父亲。

继续阅读

你的魂(上)

最近迷上了一款游戏,作为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大叔,迷上一款游戏,并且一周目一半的时间就花掉70个小时,实在让我自己都有些意外,不是我不想打通关,而是游戏太难,没猜错,就是所谓难死人不偿命的魂系列游戏,《黑暗之魂3》。

我当初玩上这个游戏的时候,本来只想研究一下,同时我还在3ds上玩《马里奥3d大陆》,Wii上玩《塞尔达天空之剑》,准备迅速通关之后,作为基础看完一本游戏设计书。

没想到就陷进去了。

继续阅读

回忆气胸的那些日子

得了肺炎,打了6天的吊瓶之后,半夜醒来,睡在床上感觉胸闷气短,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我艹,不会是气胸犯了吧?

整夜未睡,第二天,6点,急忙敢去医院,挂号给钱,在候诊区等待的时候,看到了这个问题,思绪一下子飞到15年前,那是非典爆发的2003年…… 继续阅读

程序员配镜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是因为工作、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暂时放下不表,说一个关于“配镜”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去年,前后半年时间,心有不甘,我不断使用自己理工科的思维进行分析,最后事情得以解决,记录于自己的私人笔记本中(2017年9月18日),下面整理出来,希望对其他的人有些帮助。

这是一次长达多个月的配镜折腾。说说本人眼镜参数,左眼625,右眼650,瞳距65.5mm,无散光。

899团购配了一副和旧李维斯镜架一样参数的镜架,虽然参数一致,但是这个镜架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形状在我的头上,会导致镜框中心(垂直方向)偏下,这样会导致视觉中心点偏下,因为配镜师一般都会把镜片的视觉中心点配置在镜框中心点,这样如果眼镜再自己脸上就会产生较严重的“棱镜效应”,有时候会以为眼镜度数低了,看不清远处。最后我会画图解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