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yuchting

博主是也

孩子和天空,还有空气净化器的故事

——《小猪佩琪》140集 “兔爷爷和灯塔”结尾

——《小猪佩琪》140集 “兔爷爷和灯塔”结尾

那位兔爷爷还唱了一首歌,你们想要听一下么?
不用啦!
想听!想听!
♬我清早起来~海洋还在那里~天空也没走远~大海呀天空啊~大海呀天空啊~……

 

孩子终于上幼儿园,对于轮流请假带孩子的我和他娘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利好消息,可事实上,只有两岁半的孩子去适应幼儿园的集体生活,还是让我们颇伤脑筋。本来,应付尿裤子、不吃饭、不睡觉、不想去上幼儿园等等糟糕的情况就已经够伤脑筋的了,可是在首都,还得应付另外一件事情,一件已经应付过很多次的事,PM2.5。

孩子早上还在被窝里,睡不着了,就已经开始咳嗽起来了,我拉开窗帘,灰蒙蒙的,想到这几天又是雾霾天,PM2.5一直在160左右,也只是摇摇头,默默地把空气净化器打开。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发现一个规律,只要天气剧烈变化,孩子身体一定有变化,一岁时,秋冬季一下雨,就拉肚子,冬天一刮风,脸蛋就变红,现在还得加上一个,只要一雾霾,鼻孔就变黏糊,并且开始咳嗽。

幼儿园的家长老师群里面开始讨论关于给教室购买净化器的事情,我就想到是不是该写写关于空气净化器的事情。 继续阅读

牵你的手,陪你长大

microMsg.1459913410737_edit

孩子,你的到来很大程度地改变了我和你妈的生活和工作,你从襁褓之中到现在隐隐约约有了自己的自主意识,两年多来,都在不断的改造我们。是啊,你完全打乱了你爸的工作计划,让我的工作不得不往后延期很久,我对你是有些埋怨的,甚至看到你自己洗手弄湿衣服之后,还用大人的刻薄的语气来试图使你明白,弄湿了吧?不舒服吧?以后不要再做了吧?唉,可是现在的你又怎能知道什么叫做“刻薄”?

一个多月前,爷爷病了,奶奶不得不离开我们回老家照顾爷爷,家里只有我和你妈轮流请假照顾你,你要知道,我们是不放心其他人单独带你的,更何况现在的你见到陌生人就会害怕,甚至大声哭泣。我——你爸,需要单独的和你每周度过4天,你现在不知道,对于任何一个30多岁的大叔来说,和不到3岁的小孩子单独相处,都会是一场噩梦。 继续阅读

从“不可能”到“可能”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自互联网

我不只一次提到过自己是一个“悲观保守”、“懒惰”的人。“悲观”能够让我避免很多无关事情的折腾,让自己本不富裕的精力和金钱集中的放在一个目标上,比如学习如何写代码、做项目。这样就变成了一个无趣的人,其实是因为我的“悲观保守”的固有性格,才让自己愿意呆在某些固定的地方一直学习,云淡风轻。

如果“悲观”再加上“懒惰”,就几乎能成为一个好的程序猿了。你肯定在某些场合下看到过对程序猿的刻板影响:邋里邋遢,目光呆滞,但是写起代码来却又生龙活虎,而且做过一次的事情也不想做第二次。事实上这都是因为“懒”。邋里邋遢是因为懒得洗;目光呆滞是因为在思考的时候,避免身体肌肉运动,减少能量代谢;生龙活虎是因为如果把这个写完,就可能换来提前下班回家或提前完成任务;不想做第二次,是因为只要复制粘贴就可以了…… 继续阅读

实战 Unity3d 导出 Windows 10 UAP(WAS)

说在最前

我可是程序员,不能光写软文,不写技术相关的东西,对吧?最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将远古大陆移植到Windows 10上面,其实之前就一直想,可是没有办法,因为游戏引擎Unity有大量的底层接口不兼容,如果移植,需要改写大量的程序代码,并且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管理,我还发过相关的帖子问Unity的技术人员,得到回答是,“我们也搞不定哇 ”。

你懂得,Unity现在扛起了全民游戏引擎的大旗,怎么可能就这样罢休。就在上个星期发布的Unity 5.3.3之中,突然他们发布了一个可以使用IL2CPP的中间件的方法导出到Windows 10平台上。之前只能使用.Net 框架。关于这一点,我其实早就在那个帖子中给他们建议不要用Windows自带的.Net 环境,直接用一个中间件来做这个事情。现在他们已经做了,原因很简单,丫的微软变得太快,兼容不过来,而且维护多个平台,实在有些吃不消,为何不统一到C++的IL2CPP里面来呢?我们不是为了一点点C#的高版本的语言特性,而是为了只写一遍代码,很轻松导出并维护多个平台下面的程序,对吧?

关于IL2CPP,有Unity在他们的官方博客介绍,还有中文介绍,还有在Unity参考手册中的关于Windows10导出的介绍,毫无疑问,这个才是Unity脚本引擎发展的未来。 继续阅读

“老炮儿”程序员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自互联网

最近看了一部很火的电影,叫《老炮儿》,在没有看之前就听了《锵锵三人行》和《晓松奇谈》这两个节目说这档子事儿,大概我就知道,这是描写60-80年代,那些雄性激素过剩的古惑仔们变老了之后的故事了,电影挺好看的,很悲壮,有激情,冯小刚的演技还是那样老道。但不知怎么的,就联想到自己了。

一眨眼,我工作也有8年了,到了32岁的年龄,在程序员行业里面虽然不算太老,但是体力已经是不支了。刚工作那会儿过着996的日子,每天能够9点半才吃饭也没啥事儿。现在,只要稍微晚睡一点,第二天立刻昏昏沉沉无法自拔,至少3天才能恢复,更别说熬夜到凌晨了。虽然说在反映和记忆力上没有什么退步,可是体力却一直不行了。 继续阅读

为了集体而牺牲个体真的好么?

图片来自于互联网

图片来自于互联网

作为一只80后,回忆起自己在学校受的教育,貌似全是颂扬集体利益而压抑个体利益的,如果你在众人面前犯了错,总是会得到“给xxx班级丢脸”,“给我们xxx学校抹黑”;相反,如果你得了奖,就会得到“xxx班的光荣”,“给xxx学校争光了”的评价。即便是在青春叛逆 期,那些敢于在全班面前表达自己的观点的同学,也是会受到“特殊待遇”。同样,大伙也总想把自己埋没在集体的海洋中。虽然听说现在中小学教育有改观,但我觉得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还有就是小时候那些英雄主义的定义,基本上都是为了集体而牺牲了自己生命所获得的,估计你看到这里也能念出一大堆名字,我就不列了。等到自己走出了教育系统,来到社会的时候,在很多时候也能看到这些观念的延伸,公司领导管理层在做出某些决定,对待被管理层也经常用这一套的“变种”来避免个人承担责任。还记得我在之前的一个公司工作时,有一天偶然听到一个部门经理和一个美工聊天,大概是“劝退”,估计是想避免支付在合同期内辞退人的违约金(2个月工资),话语里面充满儿时回忆,“你要考虑到公司的困难……”,“公司曾经给你了这么多……”,“如果这样下去,公司其他的人也会……”等等,当然,两个人我都未曾共事,也不了解此次谈话的前因后果,但是无不证明了“集体利益永远大于个人利益”的基础共识在商业社会上也是根深蒂固。 继续阅读

如何建立对IT企业的信心?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自互联网

作为一个互联网时代的码农,只要一打开计算机或是手机,就要使用一大堆软件的服务,比如浏览器,邮件服务,微博服务,视频服务等等,而这些围绕着互联网基础的服务背后都是一个个的企业,这些企业或大或小,相互之间形成竞争关系。很早之前我就有这样的担心和疑问,提供相同服务两家,我如何选择其中一个,然后将我今后的生活和工作的内容都放在上面,万一有一天他出问题了怎么办?反过来,如果我在创业,需要提供怎么样的服务,才能让人们放心大胆的使用它呢?

比如,你开了一个公司,你需要选择一个企业邮箱服务,是选择谷歌呢,还是选择QQ?总不能先试用了3个月,出问题了,然后在花大量的成本,迁移到另外的服务上去吧?这里,我就从“安全性”,“持续性”两个方面谈谈自己的看法,如何建立对IT企业的信心。 继续阅读

从小到大我失去了什么?

(送给那些和我一样过年感觉到乏味、失落的人们)

chunjiefangpao

图片来自于互联网

今年又不能回老家过年了,因为父母已经过来一起住,外加孩子很小,从北方回到南方没有暖气的地方,想想都觉得冷。今天大年三十,北京空气质量非常好,天气也很配合,阳光明媚的,但是自己却和往年一样,没有感觉到什么特殊的气氛,我说的特殊的”特殊的气氛“是那些留在自己童年脑海的那些,你懂我在说什么,对吧?

在小的时候盼望春节,盼望的是假期、零花钱、好吃的、好玩的,这些都是平时享受不到的,当然,最盼望的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去电脑室,打游戏。可是现在,作为一个而立之年的中年人 ,这些要么就是平时也有,要么就是再也回不来了,总之,”特殊的气氛“是一点也没有了。这种感觉应该不是我的特例,当稀缺都已变成成平常物,还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失去了。突然间想到春晚的导演,以前,随便唱首歌,都能挑起祖国大陆的人们各种情绪,现在即便是特效、灯光、舞美再怎么出色,也很难拨动大多数人的心弦。反而是那个不经意的”猴腮雷“火遍大江南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