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和天空,还有空气净化器的故事

——《小猪佩琪》140集 “兔爷爷和灯塔”结尾

——《小猪佩琪》140集 “兔爷爷和灯塔”结尾

那位兔爷爷还唱了一首歌,你们想要听一下么?
不用啦!
想听!想听!
♬我清早起来~海洋还在那里~天空也没走远~大海呀天空啊~大海呀天空啊~……

 

孩子终于上幼儿园,对于轮流请假带孩子的我和他娘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利好消息,可事实上,只有两岁半的孩子去适应幼儿园的集体生活,还是让我们颇伤脑筋。本来,应付尿裤子、不吃饭、不睡觉、不想去上幼儿园等等糟糕的情况就已经够伤脑筋的了,可是在首都,还得应付另外一件事情,一件已经应付过很多次的事,PM2.5。

孩子早上还在被窝里,睡不着了,就已经开始咳嗽起来了,我拉开窗帘,灰蒙蒙的,想到这几天又是雾霾天,PM2.5一直在160左右,也只是摇摇头,默默地把空气净化器打开。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发现一个规律,只要天气剧烈变化,孩子身体一定有变化,一岁时,秋冬季一下雨,就拉肚子,冬天一刮风,脸蛋就变红,现在还得加上一个,只要一雾霾,鼻孔就变黏糊,并且开始咳嗽。

幼儿园的家长老师群里面开始讨论关于给教室购买净化器的事情,我就想到是不是该写写关于空气净化器的事情。 继续阅读

实战 Unity3d 导出 Windows 10 UAP(WAS)

说在最前

我可是程序员,不能光写软文,不写技术相关的东西,对吧?最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将远古大陆移植到Windows 10上面,其实之前就一直想,可是没有办法,因为游戏引擎Unity有大量的底层接口不兼容,如果移植,需要改写大量的程序代码,并且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管理,我还发过相关的帖子问Unity的技术人员,得到回答是,“我们也搞不定哇 ”。

你懂得,Unity现在扛起了全民游戏引擎的大旗,怎么可能就这样罢休。就在上个星期发布的Unity 5.3.3之中,突然他们发布了一个可以使用IL2CPP的中间件的方法导出到Windows 10平台上。之前只能使用.Net 框架。关于这一点,我其实早就在那个帖子中给他们建议不要用Windows自带的.Net 环境,直接用一个中间件来做这个事情。现在他们已经做了,原因很简单,丫的微软变得太快,兼容不过来,而且维护多个平台,实在有些吃不消,为何不统一到C++的IL2CPP里面来呢?我们不是为了一点点C#的高版本的语言特性,而是为了只写一遍代码,很轻松导出并维护多个平台下面的程序,对吧?

关于IL2CPP,有Unity在他们的官方博客介绍,还有中文介绍,还有在Unity参考手册中的关于Windows10导出的介绍,毫无疑问,这个才是Unity脚本引擎发展的未来。 继续阅读

“老炮儿”程序员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自互联网

最近看了一部很火的电影,叫《老炮儿》,在没有看之前就听了《锵锵三人行》和《晓松奇谈》这两个节目说这档子事儿,大概我就知道,这是描写60-80年代,那些雄性激素过剩的古惑仔们变老了之后的故事了,电影挺好看的,很悲壮,有激情,冯小刚的演技还是那样老道。但不知怎么的,就联想到自己了。

一眨眼,我工作也有8年了,到了32岁的年龄,在程序员行业里面虽然不算太老,但是体力已经是不支了。刚工作那会儿过着996的日子,每天能够9点半才吃饭也没啥事儿。现在,只要稍微晚睡一点,第二天立刻昏昏沉沉无法自拔,至少3天才能恢复,更别说熬夜到凌晨了。虽然说在反映和记忆力上没有什么退步,可是体力却一直不行了。 继续阅读

不作死就不会死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自互联网

我说的是我自己。

短短的半个月内,我的各个服务器遭受崩溃,网络问题,甚至直接整个崩溃,搞得自己是夜不能寐、神魂颠倒,有时候心想苍天啊、大地呀,blabla……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于是写篇日记,记录一下这个过程,顺便吐槽和点赞几个的服务商。

1月10日

那天一大早起来就和老婆外出了,因为之前老婆身体不舒服,说好今天陪她去医院看看的。北京的医院,你懂得,得早起。到医院没多久,电话响了,一看是策划小伙伴的,他平时很少给电话,心想不好,果然,他说游戏服务器变得非常非常慢,不知道什么回事。我开始以为是网络问题,用手机上了一下游戏,发现进入游戏、打开公会界面(大量读取数据库),都慢的出奇,平时2秒钟响应,现在竟然几十秒,甚至有些时候直接触发超时断开网络。当时,我大脑立刻进入思维强烈运转模式,找寻解决办法,不过从外表看,我表情呆滞,心不在焉,行动缓慢,老婆还以为我魂丢了呢,陪她上医院,反倒是我生病了。

继续阅读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感谢您关注一个普通的软件、游戏制作人的随想与感悟,每周一篇文章,分享给你我所经历、所感悟到的一切。

qrcode_for_gh_3503891d10d4_258游戏开发是我孩提时的梦想。没错,我是一只80后。我们这代人恐怕和前辈们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在有梦想的年纪遇到了新兴的电子游戏。那个时候,我们穿梭在不同电子游戏室,电脑室,还有后来的网吧。我们攀比着各种不同电子游戏的技术水平,玩得好有人羡慕、追捧、求教,无论其成绩,长相或是家庭背景。

继续阅读

如何超越智力天花板

I have no idea

Picture comes from internet. If you have some CopyRight issue, please contact me.

这段时间写代码,和小伙伴一起讨论游戏制作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四目相对,然后一起叹气,是啊,没才,有时候很是着急。《远古大陆》原本很想被设计成《Kingdom Rush》那样的过关塔防游戏,但我们实在是设计不出来那样有意思的关卡,作罢,只能参考很多其他游戏那样培养系统,做出现在这个四不像产品。我始终相信一个人智力是有天花板的,而我目前貌似是达到这个天花板。

早在我在学校学习的时候,就已经通过那个“应试系统”让自己相信,我的智力是有限的,即使努力万分,有时候还是不如那些智力很高孩子。高中尤为如此。我的一个同桌,他课上只睡觉、看小说、玩游戏,数学课上偶尔看看题目,但老师对他极度容忍,因为他有一项技能:在数学老师还没写完题目的时候,他就知道了答案,并且长时间担当我们学校奥数竞赛的代表。而我,对那些根本没有任何提示的数学题经常抓耳挠腮,根本毫无办法。

继续阅读

我的那些美术小伙伴(中)

美术人员比程序员更加抱团,经常能够以自己所在的公司或者城市抱成一个大的团体。大火的名字中并不含火字,他在的他自己的美术圈子里面很是出名的,他是一个平面美术,能够画一些精美的有创意的图。他是“广东仔”,客家人,能够说一口很流利的粤语,从深圳工作到北京,经历过好几个公司,所以qq群有许多许多个,他是我第一个看到随身拿的有写生本子的美术,通勤路桑、闲暇日子、工作间隙用铅笔在本子上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怪物啊,野兽啊,美女啊等等,如果有时候自己觉得画得很好很满意,就会晒到qq群里去,然后赢来无数个赞,于是名声一直在外。

我和大火认识就是在之前的那家公司,我们同在一个部门工作,我每次去看他,他都是在画画,不像其他美术一样有时候上网聊天什么的,以前我遇到的那些个美术,在画画或者建立3D模型的时候,面部总会表现出很麻木的神情,美术工作因为太过繁琐,早已激情四散。而大火,我偷偷观察过,一副正在思考并且让你觉得他在写文档或者在写程序之类的。那个时候我们经常交流,他对我的工作态度和工作能力也比较喜欢,虽然我们俩都是已婚男人,但是别的同事都说我们能够擦出激情的火花。 继续阅读

我的那些美术小伙伴们(上)

最近一直在想写点东西说说那些和我合作过的那些美术朋友们,因为有时候细细想起来,我自己能有这些项目,都离不开他们的帮助。我仅是一枚程序员,会点PS,会点3DMax,但真正让我凭空画一张图出来,还真做不到。好几个人被我“忽悠”来一起创业做项目的时候,帮我做过好多东西,然而因为各种原因最后却不得不分开,以求各自的生计。现在我的硬盘文件里面有好多他们的作品,比如语盒的最原始logo,远古大陆最一开始的那些道具图标,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半身像等等,每每看到这些,或觉得哪里对不住他们,或长叹几声……

语盒是一个黑莓老系统的软件,一开始只有我一个人。本来这个平台上面的界面需求就很弱,所以一开始用自己的龌蹉的美术功底,胡搞一个界面出来,也还能看,但主要是功能嘛。几个月下来,不知不觉的用户群慢慢发展壮大了。恰恰在我开始做这个业余项目的时候,我所在的游戏开发公司遇到困难时期,资金链断裂,搬入民居,劝退大批员工,我和晓东还有公司剩下的骨干人员,简单说,就是公司项目做完了,突然遇到冰冻期,老板等机会,我们随便搞,有大量空余时间。

晓东是我们公司的主美(美术总监) ,哈尔病人,虎背熊腰的,不过为人比较亲和,整天乐呵呵的。他在公司最辉煌时期 ,领导过的十几号人作画搞项目,好不威风,不过现在也只剩光杆司令一个,每天无所事事,意志有些消沉。一开始想找他,我有些犹豫,除了因为自己没有信心意外,还因为晓东年龄较我稍大,资历老我许多,我怕他不来,遭奚落。 继续阅读